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字幕外的乡村“电影人”:因为爱电影 所以放
 

  每到夏季的傍晚,刚过饭点,村子里的文化广场上早早就热闹了起来。听说晚上放电影,村民们都赶来观看。放映队布置的小板凳座无虚席,连后排空地上也站满了观众。

  调试,上片,播放。人群随着幕布的亮起安静下来,渐渐沉浸在几平方米的幕布上精彩的光影故事中,直到影片结束,还有许多人不愿离去。郑峰等最后一行字幕消失,才关闭机器,开始收拾设备。

  郑峰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农村数字电影院线有限公司的一名放映员,虽然十多年来放映过的数万场电影里,没有一场电影的字幕出现郑峰的名字,但他总把“我们电影人”挂在嘴边。在他看来,放映员把导演拍摄的电影还原出来呈现给观众,是电影与观众间的最后一道桥梁。作为“电影人”,他的义务就是为观众提供最佳的观影体验,即使“电影院”就是一块村头空地,观众只有一个人。

  时代的浪潮滚滚向前,当年曾把电影产业连同郑峰一起抛上巅峰,又摔落谷底。寒冬中,郑峰火热的电影梦黯淡了,可从未真正冷却。

  20世纪80年代,因为母亲在牡丹江新华影剧院当服务员,家就挨着电影院,郑峰一有空就去看电影,从此与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痴迷看电影,最喜欢八一电影制片厂片头闪闪发光的红五星。”郑峰说,“那时候我觉得电影放映员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幻想着自己以后也能成为放映员。”

  1988年,郑峰从电子局技工学校毕业,如愿被分配到新华影剧院,成为最后一名进入这个影院的放映员。郑峰的第一课从擦机器开始,清理齿轮油污、检片、挂片、换片,老放映员贾成竹手把手地教他。“当年还是胶片机,每场电影配备两名放映员,一人负责看护机器,10分钟就要更换影片;一人负责检查传片员送到的影片胶卷是否有划伤、挑伤。”郑峰说,“我这才知道,放映是个细功夫,换片没切好就黑屏,胶卷有划伤画面就出现雪花噪点,要完美放映一场电影,需要放映员仔细再仔细。”


活动五-新宝5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新宝5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新宝5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新宝5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新宝5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