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吃播”火了我们为何爱看别人直播吃饭?
 

  “看别人吃饭”越来越流行了。那种看得到、甚至听得见“吃的愉悦感”,而不用负担吃的后果,效用堪比美食毛片。

  这种被称为“吃播”(Mukbang)文化由韩国传入中国,通常由一名主播坐在摄像头前,实时直播吃掉数量庞大的食物。

  吃播播主以女性居多,大多身材娇小、瘦削,反差感来自与她们身材极不相符的食量,干掉满满一整桌食物不在话下。比如,日本人气播主木下佑香曾连吃100个汉堡、100块炸鸡、200个寿司、2.5公斤的纳豆饭。

  在国内,以吃播美少女出名的密子君的“胃容量”也十分惊人,作为当红UP主,密子君接受了全媒派(qq_qmp)的采访,透露了作为职业吃货的秘辛。本文还将从吃播文化、观看心理、线上/下商业链等层面做些归因分析。

  长期混迹于B站吃播圈儿的茹茹这样对全媒派说道。看吃播,不用担心长胖也不用花钱就能享受“吃”的愉悦,对吃货们来说简直不能诱惑更多。“因为美食我们是一家人”,对美食的热爱可以消弭种族、肤色、国界、年龄等诸多障碍,拉近你我的距离。尤其是当其进军短视频、直播领域,坐在电脑前刷弹幕的可能是00后的中学生,也可能是70后、80后的工薪族。密子君告诉全媒派,在她800万的全网粉丝群中,下至小学生、上至老奶奶,都囊括其中。

  不过,除了看着让人有食欲,密子君认为,“治愈”也是她的吃播视频能吸引到数量庞大的粉丝群的重要原因。

  为宣泄不良情绪,很多人会选择情绪性进食。对于那些常出现在电影里的因为失败一边大口吞咽食物一边流泪的场景,想必你一定不会陌生。

  一项由美国康纳尔大学发起的科学研究表明,与观看喜剧电影相比,看基调悲伤的电影时,人们吃的零食会多出28%~55%。这种通过食物来宣泄情绪的行为,大概要追溯到人类还是猴子的时候。自然界优胜劣汰的残酷法则让食物和进食都成为“奢侈”的事情——这意味着暂时的安全。所以不管是囤食物还是大吃特吃都能在一定程度上给我们带来心理的安全感。同时,咀嚼还能刺激大脑中分泌多巴胺——一种带来愉悦感的内分泌物,产生一种让人上瘾的兴奋感。

  然而,在减肥健身成为时尚、“要么瘦要么死”成为人生信条的今天,“过午不食”、不吃碳水和甜食成为很多人的生活习惯。压力山大又饥肠辘辘,有的人在忍耐中愈发消沉,有的人终于忍不住开始暴食。

  而吃播的出现则正是为矛盾的现代人提供了另一种发泄情绪的良性通道。密子君告诉全媒派,在她的微博粉丝中,有不少想吃吃不到的人都曾私信她说她的吃播视频看了能减压。“比如孕妈、厌食症等等,他们告诉我,看我的视频视频会让他们很开心。”

  不仅如此,排遣孤独也是看吃播视频的另一大的神奇功效。密子君谈到,她的粉丝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当那些在大城市打拼的青年结束一天工作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自己小小的出租屋里,却只能面对逼仄的空房间时,心里的孤独感自然不言而喻。这个时候,屏幕的那头如果有吃得不亦乐乎的吃播UP主给予陪伴,以及来自四海八荒的小伙伴互相调侃,即使手头捧着的只是一碗泡面,也能吃出一种热热闹闹的“欢快感”。

  “看到粉丝们看得开心,我也会感到很开心,会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有价值。”来自粉丝的肯定是支持UP主坚持做吃播的重要驱动力。但除此之外,吃播背后巨大的商业价值也早为人注意。

  来自韩国的吃播UP主韩国青年李昌勋在接受BBC采访时曾说,每天都有上万人来观看他的吃播,如果网友喜欢他当天的表演,就会付费为他送上“星气球”。根据记者从电脑屏幕上的星气球数量估计,在一场两个小时的吃播里,他至少进账数百美元。但一来,这样的粉丝打赏并不稳定,因为“付钱”的按钮掌握在观众的手中,每一次失误都可能导致丧失大量的流量和收入;二来,不同的UP主之间也存在差异性。据密子君的“饲养员”透露,直播打赏就不是密子君的主要收入来源——在斗鱼直播平台上,她的打赏名次仅在100名开外。

  对于大多数通过直播逐渐获得知名度的吃播UP主而言,接广告等商业活动才是养活自己的王道。比如密子君曾参加的“百人生撸白米饭”活动,在没有配菜的情况下,一口气生吞8斤白米饭,以宣传某大米品牌,比如奔驰小哥直接接拍的某汉堡广告,再比如木下佑香在在节目中植入的食物广告,并参加微电影拍摄等等。

  在吃播UP主所参加的线下活动中,竞吃大赛并不新鲜。拥有众多荣誉的日本大胃王小林尊,就曾在“国际竞吃大赛”上连续5年夺得“大胃王”荣誉,甚至将自己定位成“吃的运动员”。他不仅通过各种比赛赢得了大量奖金,成名之后还频频在电视节目上刷脸,收入相当可观。

  当名气和资本累计到一定程度,有不少吃播UP主将目光投向了建立专业化团队。密子君便向全媒派透露,虽然从刚起步到现在仅九个月,但鉴于密子君的粉丝量增长迅速,接下来密子君和“饲养员”打算成立正式的工作室,成为一支正规化的吃播团队,并且还会考虑将更多的吃播UP主纳入自己的团队。

  不过,能做到密子君这般火红的吃播UP主毕竟是少数,还有更多的UP主选择和平台签约来保证自己的收入。“中国吃播”便是国内一家专做吃播的直播平台,该平台签约的UP主们的收入主要由底薪+礼物兑换佣金+奖金构成,只有在小有名气之后才能接到广告等商业活动的赞助和活动。但是,相比这种专注于某个领域的直播平台,大型直播平台上因为流量更多,往往容易吸引到更多的粉丝对其进行打赏。因此,专门的吃播直播平台目前在国内的发展还十分缓慢。

  “吃着给你看还能赚钱”、“吃播:一门‘吃饭赚钱’的生意”,谈起近年来兴起的吃播行业,媒体往往习惯以这样“羡慕”的论调加以描述。直播,果真如传说般靠“吃好吃的”就能轻松赚大钱吗?

  事实上,在吃播日益同质化的今天,吃播UP主们为了杀出自己的一席之地,可谓是费尽心思来讨取观众欢心、打造自己的独特气质。在视频《炸鸡少女Shoogi:吃播背后的故事》中,吃播UP主Shoogi就坦言,为了让粉丝们开心,她吃播时选择的食物都是粉丝们爱看的,而不是自己喜欢吃的。

  在全媒派(qq_qmp)对密子君的采访中,密子君也聊到,自己和饲养员的互怼(撒狗粮)行为会为她的吃播视频带来轻松温暖的气氛,而这也是她区别于其他吃播UP主的一大亮点。同理,还有木下在吃播中的碎碎念,时不时卖个萌博得大家的喜爱,从而才能成为众多粉丝的“老婆”。

  为了吸引注意力,很多吃播UP主惯以“大胃”来做噱头。为了维持吃播的“神秘感”,在吃播视频中为大家带来“纯粹”的欢乐,他们往往选择会掩藏起不为人知的一面。

  为了吸引注意力,很多吃播UP主惯以“大胃”来做噱头。为了维持吃播的“神秘感”,在吃播视频中为大家带来“纯粹”的欢乐,他们往往选择会掩藏起不为人知的一面,同时也面临一些他人难以想象的压力。例如,不少吃播遭遇过网友对他们“催吐”的质疑。

  而且,也并不是所有的吃播UP主都是“海吃不胖”的体质,不少吃播UP主会以大量有氧无氧运动保持身材。比如炸鸡少女Shoogi,在吃播那天她通常只吃一餐饭,在直播结束后更是会直接赶往健身房。身高3950px体重42Kg的她,每天都会去游泳馆报到,通过游泳和其他运动来维持娇小纤瘦的身板儿。

  颜值高身材好吃得多,UP主们在吃播中为观众们呈现出一个吃货的天堂。人们在观看吃播视频时惊叹于其对自然规律的轻松打破,又释放着日常生活中压抑的自我。然而,关掉视频,回归现实世界,我们还是那个喝水都怕长胖的自己。想要越吃越瘦还越吃越有钱,恐怕只能祈祷下辈子拥有一个能缩能撑的大胃了。

  原标题:《大胃王密子君和她的“吃播”小伙伴火了……我们为何爱看别人直播吃饭?》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活动五-新宝5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新宝5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新宝5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新宝5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新宝5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