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吃播节目盛行的背后看的不是吃饭是都市人孤独
 

  “吃播”是“吃饭直播”的简称,是从2014年在韩国网络上兴起的一种“美食真人秀”节目,即通过付费网络直播的形式观看“吃饭直播员”在家中烹饪并享受美食全过程的一档节目。

  说到“韩国吃播节目”,不得不提到一位名叫朴舒妍的女性直播员,这位34岁的韩国女子原在一家咨询公司工作,但自从发现在摄像头前直播吃饭能够让自己获得高额报酬(月收入9000美元)后,她便毅然离职了。2014年,她化名“The Diva”,成为一名专职的“吃饭直播员”。每天,她在摄像头前,面对网友吃三个小时的晚餐,而观看直播的网友则不时向她发送“虚拟气球”,当她把得到的气球转化为现金后,便可以轻松赚到薪酬。朴舒妍在韩国迅速走红后,网友将她的直播节目剪辑成视频放在YouTube上,随后朴舒妍为代表的韩国吃播节目便在全球特别是亚洲地区盛行起来。

  继朴舒妍之后,韩国帅哥“奔驰小哥”、日本大胃女王木下佑香、中国吃播创意团队“处女座的吃货”等吃饭直播员也相继走入了大家的视线,一经播出就获得了大量粉丝,可谓是一战成名。

  虽然这些吃播节目形式各异,国别也不尽相同,但都近乎巧合地如此受到欢迎,分析其特征后也不难发现一些共性。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很多网友还是心甘情愿付费观看此类节目的。除了高颜值之外,拥有一副好身材也是这些直播员的共同特征。像韩国的朴舒妍和日本的木下佑香除了有姣好的容颜外,还拥有着即使穿着简易的居家服也很吸睛的瘦小体型;而韩国“奔驰小哥”更是有着六块腹肌的帅哥。

  与直播员们的高颜值、好身材相对,他们都是比普通人能吃、会吃的正宗“吃货”,而正是这项特技才让他们荣登吃饭直播员的宝座。他们在直播一顿饭时饭量大约是我们普通人一日三餐的量,比如像韩国吃播节目经常出现一个人吃掉一大份韩国芝士火锅加大份石锅拌饭的画面;而日本的木下佑香作为日本有名的大胃女王,一顿可以吃下10公斤的食物。不仅如此,吃饭直播员们为了更好地服务网友,每次直播的菜式都会不一样,还会经常推出创意菜单或者采纳网友提供的友情菜单等。尽管他们吃的量很大,吃相却非常好,给观众一种不紧不慢,优雅自如,非常享受美食的感觉。

  如果吃播节目只是一个人对着电脑镜头从头吃到尾的话,估计也不会有太多人愿意收看。吃饭直播员同时也是优秀的美食介绍员以及专业的聊天人员。他们需要边吃饭边对着镜头介绍美食的名称、色泽、做法及口感等;也需要注意网友们对自己直播的即时评论,根据评论内容设计聊天内容或转换聊天话题等;当粉丝给自己献虚拟礼物时更需要第一时间献上感谢和问候。因此,一个生性内向或者不会聊天的人可能无法胜任吃饭直播员的工作,而一位很爱说话但聊天技巧乏善可陈的人可能也无法一直“俘获”粉丝的心。

  一个出名的吃饭直播员基本是靠每天或者定期更新自己的直播节目来维持自己的粉丝数量及点击率的。那也意味着作为吃饭直播员的他们要为自己的节目牺牲掉很多个人时间,不仅仅是直播时的那两三个小时,还要加上为这次直播所花费的更为长久的准备时间。曾有记者采访朴舒妍:“如果继续做吃饭直播员的话,不是很难和别人外出吃饭,更无法遇到生命的另一半吗?”她的回答则是:“我每天都跟三四千个另一半在约会,所以不感到孤单。”

  社交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网络直播节目更是五花八门,数不胜数。在它盛行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又为何偏偏是“吃播”这种技巧性最小的节目更受青睐,确实引人深思。

  朴舒妍曾对记者说过:“我大部分的粉丝都在节食,她们通过观看我吃东西来代替她们对于食物的激动感。”应该说观看此类节目的大多是年轻人,尤其是那些为了保持苗条身材而面临着巨大压力的年轻女性。在“骨瘦如柴即是美”的当今审美观的驱动下,病态的减肥观主导了年轻女性的思维,减肥药、代餐粉、减肥食谱成了热门的搜索话题。殊不知,口腹之欲是人最基本的欲望之一,长期用外力遏制这种欲望只会积攒压力,导致生理、心理上的诸多问题。然而,朴舒妍等吃饭直播员的直播节目正是投其所好的产物,充分满足了粉丝的替代心理:“可以无所顾忌地享受美食,反正怎么吃都吃不胖”。

  同时,从吃播节目中网友与直播员的互动又可以看出,他们聊的不仅仅只是“你为什么吃不胖”之类关于减肥的话题,“你有男朋友吗?”“在哪里可以买到你用的化妆品?”“你用的食用油的牌子是什么?”等等,网友们与其说是在与直播员进行虚拟互动,不如说是在模拟和朋友聊天。对于一些网友来说,收看吃播节目是每晚的例行公事,仿佛成了一场家庭晚餐的虚拟重现。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调查,韩国独居者的人数预计到2030年会从2012年的25.3%上涨至32.7%,这将是发达国家中上升最快的。而在中国,全国的独居人口已从1990年的6%上升到2010年的14%。根据国家统计年鉴,2013年的数据是14.6%,已超过5800万人,其中30岁以上未婚人口中有43.2%是独居,这个比例在城市中为45.4%。朴舒妍说:“很多人都是独自一人对着电脑吃饭的,我的直播节目也只是想让他们有跟朋友在一起吃饭的感觉。”不难想象出这样一个画面,独居的网友们边吃饭边收看吃播节目,兴高采烈地与吃饭直播员“聊天”,等到饭吃得差不多了,节目也接近尾声,又可以满怀期待地猜测明天直播员又会吃些什么,聊些什么……

  看吃播节目看到的不是吃饭,而是身为都市人的孤独。特别是在现代工业、信息技术飞速发展之后,过度膨胀的城市化挤压了人类有限的感性空间。行色匆匆地走进拥挤的地铁站,面无表情地端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应付差事般地解决掉了各种快餐……我们连和父母通个电话、和孩子玩个游戏、和朋友聚餐聊天都抽不出时间。我们锦衣玉食却食之无味,我们身处人海却依然感到寂寞孤单,我们信誓旦旦却不知梦想现在何方,以至于落得通过观看别人直播吃饭的视频来聊以;通过窥视他人的生活状态来衡量自己的生活水平;通过网络平台来为自己找寻一点虚假的温暖和安全感。因此可以说,吃播节目的大热,是社会人向逐渐增长的都市疏离感妥协的一个标志;吃播节目盛行的背后折射出了在经济迅猛发展浪潮中出现的都市群体孤独的现状。这种多少带有亚文化、边缘化的文化表征,其背后恰恰映射出社会人作为单个个体在残酷社会的丛林法则和冰冷都市的铜墙铁壁中,在麻木盲从跟风和单向度评价标准的重压下,在娱乐至上、物欲崇拜等价值观的引导下,逐渐变得扭曲、失衡的心理状态和精神世界。现代科技给我们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也无情地剥夺了我们感知真正幸福与快乐的权利,而这一情况在世界各国都具有普遍性。

  人们无法解决美食与减肥的矛盾,更攻克不了城市发展与群体孤独的冲突,而恰恰是这两者促成了吃播热潮的出现。吃播节目营造了一个又一个怎么也吃不胖的靓丽形象;一个永远有时间且永远对你抱有热情的晚餐同伴;一个与你意气相投、话题不断的知心朋友。但请不要忘了,它也和其他节目一样只贩售着一样东西——幻想。当然,也许观众们享受的就是这种幻想。(孙芊芊)

  回首过去的95年,我们的党披荆斩棘、开拓进取,我们的党风雨无阻、成就辉煌。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风华正茂,笔耕不辍,砥砺前行。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党报正是95年征程的见证者和记录者……


活动五-新宝5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新宝5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新宝5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新宝5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新宝5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