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又一女车主坐引擎盖维权这次是凯迪拉克
 

  继西安、兰州两位奔驰女车主坐引擎盖上维权之后,4月18日上午,长沙也出现一位凯迪拉克女车主坐引擎盖维权。

  车主朱女士告诉红星新闻,之所以会做出此举动,是因为车辆提前过保导致无法修理,“(2016年)在我提车3个月前车就被4S店虚拟交易。今天因车辆出险异响拿去修,却被告知已过售后日期,而售后服务管理系统显示车主姓名都不是自己,一时激动就过来维权了”。

  据了解,今日上午该4s店就此问题与朱女士进行了沟通,双方不欢而散,朱女士的车也没有进行修理。

  车主朱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6年6月底,她在位于长沙市雨花区万家丽南路二段19号的恒信心凯汽车4s店购买了一台凯迪拉克的车,“提车后的第三天,我上高速使用车辆自带的安吉星导航时,却发现该服务在3月底就已开通,并且注册的人不是我本人。”

  之后,朱女士联系到该4s店,该店销售人员告诉她 “销售人员不小心开通的”,并帮助她重新将安吉星服务开通。

  朱女士对此并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两个月之后,她将汽车开到另一家4S店做首次保养服务时,“售后非常诧异,问车子为什么买了半年才来做首保”,再一查发现车主并不是朱女士及其丈夫,而是一个名叫刘某的人。

  “当时我就懵了”,朱女士去质问恒信心凯4S店,“工作人员告诉我,这个属于提前虚假销售,是为了获得厂家的激励政策,消费者不受影响。”

  考虑到以后将车转手售卖会被人认为是三手车,朱女士要求恒信心凯出具一张该车是新车的盖章证明。“开始他们答应得好好的,但后面又说不开了”,朱女士说。

  据朱女士的丈夫邹先生提供的其与恒信心凯姚姓销售经理的聊天记录显示,2016年10月30日,姚经理称已经给朱女士一年延保,“开证明已经没有任何含义了”;2016年11月25日,姚经理称“财务盖章比较麻烦,还需要点时间”;2016年12月12日,其又称“保修是开票日期往后推三年,这个车子受厂家保护,因此我们不会给提供任何证明,因为不能代表任何东西,而且你完全无需担心。”

  因多次讨要证明无果,朱女士丈夫邹先生将恒信心凯起诉至法院,要求解除车辆买卖合同,并退还原告购车款220000元以及购车款的三倍赔偿660000元。

  据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2017)湘0111民初7179号民事判决书显示,经审理查明,上海通用汽车特约售后服务中心业务管理系统及上海通用经销商零售业务管理DOSS均显示,涉案车辆于2016年3月31日出售给案外人刘某,保修开始日期为2016年3月31日,该车安吉星服务于2016年3月31日开通。原告在得知上述信息后,与凯迪拉克售后、安吉星客服及被告的员工姚邵姿、龙列前进行了沟通。在庭审中,被告陈述其为完成汽车厂家的销售任务而在厂家的车辆销售监管软件中虚拟涉案车辆于2016年3月31日销售出去,进而获得厂家的返点。

  关于被告是否构成欺诈的问题,法院认为,根据相关规定,虽然被告将涉案车辆进行了虚拟交易,但涉案车辆本身的质量和状况并未受到影响和损害,被告并未就涉案车辆本身告知原告虚假情况或者隐瞒了真实情况,不足以导致原告是否决定购买本案销售车辆,并未对原告所购车辆的质量、使用造成实质性障碍,故被告的行为不构成欺诈。

  “我们相信法律,所以判决下来我一次都没有找过恒信心凯,但这一次我真的想不通”,电话里,朱女士伤心地说,“因为我车子方向盘有异响,所以我今天开到离我家比较近一点的4S店享受三包政策,但是被拒绝了,也就是说我的三年车贷还没有还完,但是我的三年质保已经过了”。

  朱女士接着找到恒信心凯汽车4S店,“工作人员告诉我说,这就是一个延保的问题,我根本没必要跑过来,他们打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我费尽周折都没有办成的事情,他们一个电话就能搞定,那这个系统修改到底有没有法律依据,什么样的车才叫作新车,我不能理解,所以才有了我出丑的视频”,朱女士说。

  朱女士称,该4S店工作人员称会解决车子发生异响的问题,但她没有答应。她提出必须要解决几个问题:

  第一,上海通用汽车管理系统为什么保修开启日期与我实际购买日期相差3个月?

  第四,2016年3月31日至2016年7月8日,该车还发生了什么别的事情?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就此致电凯迪拉克官方服务专线,客服回应称将向朱女士核实情况,及时沟通处理。针对4S店虚假销售并提前注册开启安吉星服务等问题,客服称如果客户认为站点上服务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官方会进一步加强管理。


活动五-新宝5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新宝5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新宝5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新宝5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新宝5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