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被一台装着宝马发动机的迈凯伦打败后奔驰买下
 

  原标题:被一台装着宝马发动机的迈凯伦打败后,奔驰买下它并研究出了自己的F1新武器…

  因为1982年引入的C组原型车赛事的极高的欢迎度,GT赛车已变得完全过时。在新的B组GT赛事规则遭遇滑铁卢后,原型车缓慢但稳定地把传统的GT赛车逼出了竞争,导致到20世纪80年代末GT赛事的竞争者们完全缺席。除了这类组别本不该有的死亡事故,这种发展意味着如果C组身上会发生什么的话,整个赛车运动都会陷入混乱当中。

  利用这种脆弱局势的优势,F1大当家Bernie Ecclestone为这项灭绝等级的赛事创造了合适的环境。通过追加昂贵的F1引擎并且废除了私营车队参加的C2组别,他在仅仅两年内将世界运动车锦标赛的重要地位缩小到了碎石堆一般,然而这个有纪念意义的弹坑很快被填平,因为使用轻度改装,从量产车衍生而来的赛车的大胆的私营车队数量增长,填补了名额的空缺。

  通过Jürgen Barth, Patrick Peter 和Stéphane Rate的通力合作,几个小型国家杯组别赛事被合并到1994年成立的新的BPR全球GT系列赛当中。在80年代的疯狂原型车退场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在BPR赛事中一决胜负的经过改装的超级跑车上。

  在仅仅三个赛季当中,该系列赛几乎受到了与C组时期相同的欢迎。因此,这项相对低调的锦标赛迅速吸引了像捷豹,克莱斯勒,莲花,法拉利,保时捷,迈凯伦和梅赛德斯奔驰这样的知名制造商参加。

  在BPR环球GT系列赛崛起以及GT竞赛的复苏的过程当中,德国汽车巨头梅赛德斯-奔驰一直忙于参加房车赛。这家公司从1985年开始就一直在进行德国房车大师赛的角逐,并于1992年拿到了关键。这一年被证明是关键的一年,因为A组的取消使得新的FIA 1组房车赛事得以出现。

  与A组不同,参赛车辆不再需要严格地基于量产版本,并且只在排量和自然吸气方面有所限制。1组的革命见证了来自阿尔法罗密欧和欧宝的极其复杂的四驱系统占据舞台的中央,但是梅赛德斯奔驰还是设法摘下了1994和1995年的冠军。1995年,德国房车大师赛同样也追加了一站在德国以外进行的国际分站。显而易见的是这一站让这项锦标赛变成了雄心勃勃的国际房车锦标赛(ITCC),但是很快因为支出呈螺旋上升失控而停摆。

  当ITCC化为尘土时,奔驰空手而归。欧宝和阿尔法罗密欧已经撤出了锦标赛,导致这群德国佬没地方比赛。为了对此作出回应,奔驰将注意力转向了快速发展的BPR GT环球GT系列赛,并决定以此为契机重返他们等待了很久的GT赛事。这个名副其实的品牌最后活跃于GT赛事,是在发生于1955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上发生的让Pierre Levegh丧命的臭名昭著事故导致该厂商被迫完全离开汽车运动之前的20世纪50年代中期。

  不喜欢从草图开始设计的梅赛德斯及其技术伙伴(兼御用高性能部门)AMG极其重视代表了对于GT1规则最极端的解读之一的全新保时捷911 GT1赛车。与SARD MC8-R风格类似的911采用了完全相反的设计哲学。与将一台市售跑车改造成竞赛规格版本相反,保时捷的工程师造出了一台碰巧可以合法上路的准赛车。因为这台赛车能够完全胜任手边的任务,这让不妥协的保时捷在竞赛方面获得了巨大优势。理智的是,梅赛德斯选择跟随它们同胞的步伐。

  在计划安排妥当后,这家公司力争在BPR全球GT系列赛的逻辑上的继任者,新组建的FIA GT锦标赛上首次亮相。这对于设计团队来说是个吓人的任务,因为他们只有6个月来研发一台完全为赛事准备的车辆。在如此狭窄的时间窗口之内,这只队伍尝试了所有的可以缩短研发时间的方式。

  因此,该车所使用的引擎基于普通的M120 6.0升V12发动机打造,经过AMG大幅度重新加工后,成为了可以输出600马力的LS600发动机。在动力供应搞定后,一部6速序列式变速箱被匹配起来以将动力传送到路面之上。至此之时,开发进度一颗赛艇,但是很快出现了问题:团队成员只有极少的时间来建造一部用于测试的专用底盘,这意味着他们需要在其他地方寻找一台合适的车辆。

  在仔细考虑一段时间后,梅赛德斯决定尝试着购买一部使用过的迈凯伦F1 GTR, 那部赢得了BPR最终赛季冠军的赛车。与911 GT1和梅赛德斯的所计划研发的赛车形成对比的是,原版F1 GTR就是一台针对赛事稍作改动的世界最速量产车。1996年规格的它在前部体现出了不少改进,但是仍然没有希望跟上保时捷那粗犷的步伐。

  尽管如此,梅赛德斯仍将这台迈凯伦视为最理想的测试实验车。正如他们的车那样,迈凯伦由一台6.0 V12引擎提供动力,尽管这发动机是由对手公司宝马制造的。相似的布局使得将F1换装上AMG的引擎变得相对简单起来。除此之外,该车采用碳纤维单体壳底盘,这也是梅赛德斯打算结合到新武器当中的特质之一。这两个特点对于该公司的测试项目来说无疑是有益的,但是大部分奔驰工程师所寻找的是一种能够在赛用测试平台上有效测试CLK GTR的空气动力学概念的方式。

  最终,奔驰厂队成功地从法国车队Labre Compétition手中购入了一台1996年款F1 GTR赛车。尽管迈凯伦和梅赛德斯奔驰在F1赛事当中初显眉目的关系,Larbre车队的赛车的购买是在完全秘密的状态下进行的,从而避免让那家英国公司苦恼。这副底盘(编号#11R)曾参加过1996赛季的BPR环球GT系列赛,由Jean-Denis Delétraz(智利),Fabien Giroix(法国)和Didier Cottaz(法国)驾驶,而该车的生涯最好赛绩是蒙扎4小时耐力赛的亚军。

  在到达奔驰的汽车运动研发设施之后,这台迈凯伦被五花大绑然后换上了AMG的传动系统。此车的前后部分也被广泛修改,从而与即将到来的CLK GTR在外观上更为相似。车前端加装了伪装用奔驰格栅和一堆进气口,而后部则被大刀阔斧地改成了极端的长尾造型,呈现出了巨大的扩散器和诡异地堆叠起来的尾灯。

  在突变的过程完成之后,梅赛德斯把这台混血猛兽带到了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在这座零乱的城市的北部,前F1赛道Circuit del Jaramad静候着刚造出来没多久的AMG V12引擎发出那极具穿透性的尖叫。前F1赛车手Bernd Schneider被授予了测试新实验车的荣誉。

  Schneider是梅赛德斯最具经验且速度最快的车手之一,并在1995年为其拿下了DTM德国房车大师锦标赛的殊荣。他的超凡技术推动这台怪诞可憎的实验车杀进了1分28秒大关,比1996年BPR赛上Harrods车队的F1 GTR创下的杆位单圈用时快了2秒多。

  正当过热问题引起担忧只是,Bernd发生了失误,导致实验车撞墙。对于该车鼻端的损毁过于严重,无法现场修理,而测试在4天之后便草草收场。测试的消息很快见诸报端,迫使梅赛德斯停止使用这台弗兰肯斯坦一般的车辆进行进一步的测试。

  即使Bernd Schneider的失误让测试短暂中断,梅赛德斯仍获得了足够能让项目向前推进的数据。参加1997年FIA GT锦标赛的目标在还剩余点时间的情况下达成,并且CLK GTR能够自由自在地对GT赛车的世界进行恐吓,并最终摧毁了GT1组别。

  由于已经没有利用价值,基于迈凯伦打造的测试车在GT项目被奔驰废弃。三年之后在Jarama的活动上,该车亮相RM苏富比的拍卖会。该车获得了包括一台全新的宝马S70/2 V12发动机,正确的车身和原装的Franck Muller腕表橘黑色涂装在内的完全修复。在这样无可挑剔的车况下,这部F1 GTR被卖给了一位很快将其改为民用规格的英国绅士。


活动五-新宝5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新宝5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新宝5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新宝5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新宝5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